流年中的琉璃灯

一个致力于写百合文的做作女人

鬼差(微脑洞)

每一个生魂在前往酆都城之前都需要登记自己姓甚名谁,何地人氏,以此来确认亡者的名单。


卫淑尧跟着前方鬼差的指引,走过了黄泉路,准备进入酆都城之前的登记。排队登记的人不多,但队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因为不停地有人进城,也不停地有人排队。


等待的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排队进城交差的鬼差若是恰好碰见熟识的,便会偶尔交谈上两句,闲聊在人间引魂时遇见的趣事以及在人界的见闻。原来人间一天,阴间一年,难怪鬼差即使人不多但工作依然清闲。卫淑尧在他们的交谈中了解到原来阴间的鬼差也是有假日的,引够九千个魂便可化作人去人间享一日的常人生活。听着她不禁有点脊背发凉,谁知道在人间碰见的人,是血肉构筑的人,抑或是披着人皮等待索命的鬼差。


只听一个鬼差说到:“我觉得整个阴间最为无聊的活计就是给新鬼签到了。这见到的都是些来来往往刚死不久的鬼,还懵懂这沉浸在人界的感情中,呆头呆脑的,却是无趣。”


另一个排队的鬼差说到:“ 可不是么,我宁愿不要酬劳也不去在这城门口给新鬼签到。你可知道,这签到处的可是个怪人,好像她原是天界的一个仙人,不知何故突然想不开来到了这个鬼地方。”


又有一个插嘴道:“据我所知,她弃了仙职,转而当鬼差的原因是为了等一个人,毕竟所有新死之人都要前来登记报备。”


“等千万年只为了在那人轮回之前再见一面?况且新死之人哪会有前世的记忆,尽管找到那人,也只是纵使相逢应不识罢了。” 那鬼差接着道。


卫淑尧不禁听得愣住了。这世间居然有如此痴情之人,也不知这究竟是何许风骨。她想着却不由得从心底涌出丝丝的疼痛,要知道,从位列仙班到一个平凡的鬼差,这人究竟有多爱她所等之人啊。


听着鬼差八卦的话,卫淑尧终于到了登记之处。或许是为了防止新鬼们在等待途中产生不必要的纠纷,卫淑尧眼前的所有鬼都只不过是一团雾气,阴阴冷冷。所以当轮到卫淑尧进行登记的时候,她其实有点拘谨而且紧张的。


卫淑尧终于看到了那些鬼差口中的“怪人”,准确说,卫淑尧见到了她此生所见最好看的人。那人垂眸整理着手中的名单,睫毛纤长而轻颤,皮肤白得几近透明,嘴唇是樱花般浅淡的颜色。远远看去,仿佛是一幅水墨画中的人物,清淡素雅,不似凡人,更何况鬼差。终于那人抬起了眼,看向卫淑尧。


那双眼仿佛汇聚了整个世界的光华,浅淡的紫罗兰色更使她的面容美丽得不像凡人,三月的暖阳,冬日的白雪都不及她眼中的光彩。卫淑尧不知怎的,突然有种淡淡的熟悉感,仿佛自己也曾对上过这一双眼,仿佛即使身处地狱,也可以如入仙境一般。


然而卫淑尧仔细搜索了一遍她的记忆,在她短短二十年的寿命里,并没有碰到过长相如此瑰丽的混血儿。待到走近她的时候,卫淑尧开始纠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交谈。想了想,她还是用使用度最普及的英文交谈。只听她用不是很流利的英文说:“ Eh…Hello..My name is…Shuyao Wei.” 


那人突然笑了起来,仿如冰雪消融,春回大地般的温暖。卫淑尧听见她说:“ 你好,我叫庄清羽。”她笑道,“可能我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假期了,整日坐在这里接待登记的新鬼真的很无聊啊。”


卫淑尧脸一红,问到:“你不是要等人么,你不怕错过了她?”


庄清羽笑道:“是啊,以前很怕,所以等了很久不敢离开,生怕错过。可是我现在终于等到了她。”


“酆都其实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,我可以一个个陪你一起走过。” 卫淑尧听到她说。







很久很久以后,有一天,卫淑尧忍不住问庄清羽为什么她放着其他鬼差不当,非要去坐在城门口登记。

庄清羽笑着说,因为她的字写的好看。

的确是极好看的,龙姿凤仪,骨架清隽洒脱。

然而,她心照不宣的一点是,在登记处,可以第一时间见到她日思夜盼的她。